拜仁24小时内遭遇两大迷惑:聚勒去多特蒙德究竟图个啥?

不到24小时内,拜仁球迷接连被两则消息搞得一头雾水。先是队长诺伊尔在参加完对莱比锡RB的比赛,并追平卡恩所保持的310场德甲胜利纪录的翌日,突然就去动了膝盖手术,并将休战几个星期。还没消化完这则消息,另一个重磅消息就接踵而至:大约一周半之前确定不续约的后防中坚聚勒,竟决定在赛季结束后自由转会多特蒙德!无论是诺伊尔开刀抑或是聚勒投敌,固然都是坏消息,但给人的第一感觉却是——啥?

相比于诺伊尔突然开刀,多特蒙德突然在周一下午官宣引进聚勒更令人费解——不光是拜仁球迷,就连多特蒙德球迷也被吓得不轻。在多特蒙德官宣前夕,德国各大媒体就纷纷传出聚勒情定多特蒙德的消息。即便如此,多特蒙德的官宣依旧让人措手不及。

如果没有此前的一系列铺垫,聚勒的选择还不会有那么令人费解。问题就在于,早在2018/19赛季中途,聚勒就曾给经纪人发短信,想让他帮忙运作转会去英超。这一轶事在去年9月下旬被德国媒体曝光,可谓街知巷闻。随后就有可靠的消息指出,刚被沙特阿拉伯人收购的纽卡斯尔向聚勒提供了最为优厚的经济条件,而可能留不住吕迪格的切尔西也把聚勒列为收购对象。反正,英超豪(壕)门最差不钱,可以在经济条件上轻松满足聚勒的要求,这是包括拜仁在内的德甲俱乐部所不可比拟的优势。

不光有“英超梦”,到了今年1月中旬,又有人曝光了一张聚勒身穿巴塞罗那球衣的老照片。照片的背景是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那是2015年欧冠决赛尤文图斯对巴萨。鉴于当时巴萨对聚勒感兴趣的消息早已被反复炒作,人们不禁浮想联翩。而不久之后,拜仁董事会主席卡恩就证实了聚勒拒绝续约的消息。

聚勒拒绝拜仁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显然是钱,盛传拜仁只给聚勒提供了税前1000万欧元的年薪。这是什么概念?拜仁在1月12日与科芒续约到2027年,税前年薪据信为1700万欧元以上。几个月前先后续约基米希和戈雷茨卡,税前年薪也是1500万到2000万这一档。即便聚勒的重要性或贡献不如这3位同龄人,也不至于有如此大的差距。

吃瓜群众自然而然地会认定聚勒将出国发展,因为德国国内不可能有俱乐部提供比拜仁更好的经济条件,更不用说竞技愿景了,这可是“常识”。因此到了本月初,尽管坊间突然传出多特蒙德加入聚勒争夺战的消息,但相信多特蒙德能抢赢巴萨或切尔西们的人并不多。Sport1的拜仁跟队记者普莱滕贝格甚至很快就辟谣:“多特蒙德有考虑过他,但聚勒不会去多特蒙德。因此拜仁球迷不用担心。”

最终,包括普莱滕贝格在内的专家们都被狠狠打了脸。普莱滕贝格一边向粉丝道歉,一边还披露:“今天听说聚勒转会多特蒙德,许多拜仁队友都对此大感意外,他们大部分都以为他会去英超。”

既然选择了多特蒙德,钱肯定就不是决定性因素。目前的消息指出,多特蒙德提供的条件与拜仁基本一致,也是税前基本年薪1000万欧元,当然还会有奖金和签字费之类的额外报酬(也有一种说法是拜仁提供1100万,多特蒙德则可以达到1200万),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优于国外豪门提供的条件。聚勒的经纪人施特鲁特就说:“尼克拉斯还有其他选择,包括一些可以给他更多钱的。在与多特蒙德首次接触之后,尼克拉斯很快就决定了。他对这一决定的坚定不移,让我印象深刻。”

意大利的转会专家罗马诺披露,聚勒收到了3份来自意甲和英超俱乐部的邀约,但他的首选是留在德甲,而且只想去多特蒙德。聚勒与多特蒙德将签约4年,合同还有续约选择权。而多特蒙德职业队主管凯尔则表示:“尼克拉斯在与我们的谈判中表现出对于多特蒙德非常感兴趣。”

既然金钱不是决定性因素,聚勒不趁机圆梦英超或巴萨,究竟是图个啥?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猜测,是拜仁对其不够重视与欣赏,促使聚勒要在最主要竞争对手那里为自己正名。聚勒一直有体重超标问题,他爱吃垃圾食品不是什么秘密,而他也因此经常在俱乐部内部挨批,前任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还曾在公开场合吐槽过他。

竞技层面,自2017年夏天以2000万欧元的价格从霍芬海姆加盟拜仁以来,聚勒取得了一定进步。他在尼科·科瓦奇任内实现了对胡梅尔斯和博阿滕的超越,同期也在德国国家队被勒夫扶正,但后来因十字韧带撕裂以及复出后的低迷状态而在弗利克手下失宠,一度要经常客串右后卫。直到本赛季,他才在恩师纳格尔斯曼手下逐渐恢复理想状态,并赢回了主力位置。

尽管有进步,但已经26岁的聚勒显然没有达到博阿滕在同龄时的高度。要知道,博阿滕经过瓜迪奥拉的点拨,在26岁时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那3到5名中卫之一,还在2016年当选为德国足球先生。也是在那一年的欧洲杯上,他与克罗斯构成了德国国家队的“传控双核”。而聚勒如今在拜仁和德国队,只能算是主力,却绝非核心——尽管勒夫在2018年世界杯之后就想把他培养为后防核心,甚至不惜将胡梅尔斯和博阿滕“请”了出去,但去年欧洲杯前重召胡梅尔斯的决定,证明了计划的彻底失败。

简而言之,聚勒的竞技成长状况很难让拜仁高层信服,而他的职业素养也存在较大争议。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何拜仁在续约事宜上对他表现得不够重视和尊重。从聚勒的角度,他当然有充分的理由不爽,就像当初的克罗斯或者阿拉巴那样。

聚勒表示自己早在几个星期之前就已经决定转会多特蒙德,“从第一次接触,我就立即感觉到俱乐部负责人很想跟我共事。(总裁)瓦茨克、(体育主管)佐尔克、(职业队主管)凯尔和(主教练)罗泽都给了我我可以在多特蒙德扮演何种角色的印象,他们想要我这个人和这个球员。他们争取我的方式令我印象深刻,因此我很快就知道今后要去哪里踢球。”从这一番话不难感受到,聚勒转会多特蒙德是想要这种得到重视的感觉。事实上,早在2016年夏天胡梅尔斯重返拜仁之后,多特蒙德就将聚勒列为头号引援候选。

德国媒体对于聚勒的选择普遍既惊讶又振奋,毕竟敢于并成功地从拜仁的虎口中夺食,可不是一般的成就,这可以充分表明多特蒙德的竞争决心。而且一名德国队的主力留在国内,也是德甲的胜利。当然,多特蒙德并不会因为得到聚勒而立即具备掀翻拜仁的实力,就像买回胡梅尔斯之后,多特蒙德的防线并没有重新变得稳固。而德甲也不会因为这样一桩转会而改变自身定位,不再为英超或其他国外豪门输血。多特蒙德和德甲能否借此契机实现蜕变,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对于聚勒来说,这一步走得很勇敢,也很有性格,但风险也相当大,有可能直接导致他永远都无法达到博阿滕或胡梅尔斯的高度。而失去聚勒的拜仁,也面临不大不小的尴尬——整条后防线都没有一名本土球员!当然,拜仁也可能会对位补充一位德国国脚,例如传闻中的金特尔(与门兴格拉德巴赫的合同赛季末到期)和尼科·施洛特贝克(与弗赖堡签到2023年,)。其中年仅22岁的施洛特贝克也是多特蒙德的收购目标——假如多特蒙德能又一次虎口夺食,那就更有意思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